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探秘灵武31|探寻铁柱泉及宝窟

2016-03-15 09:08

刘宏安 

这里曾是唐代诗人李益诗中的饮马泉,当年因一眼如柱的清泉形如铁柱,铁柱泉由此得名;这里曾是蒙古鞑靼诸部人喊马嘶掳掠的杀场,如今荒芜而寂静,偶尔几声犬吠回荡在天际;昔日这里垂柳低拂碧水,润泽一方沃土,如今只剩一眼枯泉,孤独无助地守望在遗废的古城旁;当年村里张姓族人为抵御外敌入侵,练就一身绝世武功声名远播,如今却濒临传统,几乎被世人遗忘。

 

 

 

 

 

 

 

史书记载的宝窟  民间有关铁柱泉的传说很多,明清各类史志记载更有神秘。在弘治《宁夏新志》、嘉靖《宁夏新志》、万历《朔方新志》、嘉庆《灵州志迹》等史志“历代祥异”中,均记载了同一则故事:明景泰年间,有一李姓秀才途经铁柱泉城,发现一处幽深的洞窟,他带领仆人点着灯烛进去,在洞里走了20多步,推开一扇石门,看到里面有一尊铜铸佛像,旁边放着两具僧人尸体,盖着华丽的锦被,僧尸面肌腴唇红,栩栩如生,像睡着了一样。尸体左右摆着各种金银珠宝,琳琅满目。

 

 

 

 

 

 

李秀才惊喜万分,不顾一切地往怀里揣、兜里装、手里拿,身上装得鼓鼓囊囊。当他起身要走时,突然刮来一股阴风将灯烛吹灭,石门自动关闭,刹那间鼓钹齐鸣,声如地震,室内变得一团漆黑。李秀才怕得要死,怎么也找不到来路,他赶快丢掉金银珠宝,稀里糊涂地从一个小窟窿里爬了出来,惊魂不定,浑身直冒虚汗。

 

 

 

 

 

第二天,他带领家丁手拿铁锹、镢头再到此处满地挖掘,岩石坚固如铁,挖了半天也没找到石窟的踪迹。

 

 

 

 

 

 

 

500多年来,当传说中埋藏珠宝的神秘石窟定格在史书里之后,不知有多少探宝人不辞辛苦,想方设法寻找那个宝窟,但始终都没能如愿。志书中这则带有传奇色彩的记载,匪夷所思,为铁柱泉抹上一层神秘色彩。 

 

 

 

 

 

14被历史湮没的边塞古城  铁柱泉古城位于盐池县城西南45公里冯记沟乡暴记春村,沿一条乡间小道向东而行,穿过一座孤零零的穆斯林拱北,从地平线上便能看到铁柱泉古城的轮廓了。古城以黄土夯筑呈矩形,南北长385米,东西宽360米,城东瓮城南北长28米,东西宽18米。城墙原有砖石包裹,早年被村民拆除。古城掩埋在沙土之下,难辨其基宽与高度,但从残存的城门洞依稀可见当年雄伟。

 

 

 

 

 

 

 

 

 

城内一片荒芜,蔓长着芨芨草、苦豆子、沙蒿等植物,地表散布明代陶瓷残片和砖瓦等建筑残件。史书中记载位于城东北角处有一眼古泉,不知何时早已隐没于黄沙与枯草之下,难觅其踪。在城东古庙旧址上重建的龙泉寺,显得破败不堪,早已没了香火和人气。城东南百米之外,一眼清泉掩映在芨芨草丛之间,汪积出一潭清澈见底的绿水。

 

 

 

 

 

 

 

 

 

 

 

 

 

 

 

 

 

 

 

 

 

 

 

 

 

19605月,北京大学地理教授侯仁之先生在毛乌素沙漠进行沙漠历史地理考察时,慕名来到铁柱泉,当他看到荒漠中的泉水几近干涸时,这名中国历史地理学先驱感慨万分,此后他撰写《铁柱泉》一文,收录于《沙行小记》中。

 谁修建了铁柱泉古城  明嘉靖十五年(1536),都察院左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刘天和奉命治理三边军务。当他来到铁柱泉驻马观察地形后,发现铁柱泉周围几百里没有水源,如果在这里筑城将泉水包在城内,可使外来敌骑因无水可饮而不战自败。

 

 

 

 

 

 

 

 

 

 

 

 

                                                   

 

 

 

 

 

 

刘天和的想法得到宁夏巡抚张文魁的鼎力支持。同年7月铁柱泉城开工修筑,不到一个月时间工程竣工。城周回2里有余,城墙高、厚各三丈多,城垣非常坚固,蔚为壮观。铁柱泉被包在城内,以城围泉;城外挖了护城壕,以壕围城。城内还修筑有操守官署、房舍等,置兵1500多人、军马86匹,设立操守官领之,又招募了一些当地人共同守城。从此以后,蒙古鞑靼诸部无法抢到水源,结束了170年来蒙元骑兵突破花马池边墙,大举袭攻固原等地的历史,铁柱城成为明军防御鞑靼的边防要塞。

 

1595年,时任三边总督李汶驻守铁柱泉城时,写有一首《驻铁柱泉》诗,诗中“泉开铁柱水流澌,地主依然献饩时”,说明在铁柱泉周围垦荒种地的人多了,他们收获后还向官军进献粮草。1607年,宁夏巡抚黄嘉善将经历70年风雨的铁柱泉城用砖砌护,西墙正中有腰墩,四隅有角台,东门带瓮城。守兵在城外开垦屯种,到附近盐池石沟采盐,真可谓“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李益诗中的饮马泉  793年,唐代著名边塞诗人李益从军途经饮马泉时,曾写下一首七言律诗《盐州过胡儿饮马泉》:“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遥想当年饮马泉边杨柳拂水,青草淡如烟,曾几何时,清清的泉流却成为吐蕃、突厥等胡人饮马的地方。明月当空,几处吹奏胡笳的乐器声悠悠扬扬,不知哪些大唐将士倚剑临风、气冲霄汉。

 

据考证,李益所过的胡儿饮马泉,便是如今盐池的铁柱泉。铁柱泉为何又被称为胡儿饮马泉?因为在唐以前,北方一些游牧民族突厥铁骑经常避过边防守军南下,进犯灵州、原州、泾州等地掳掠抢劫,水草丰美的铁柱泉成为胡儿饮马驻足的理想场所,因此,铁柱泉被称为胡儿饮马泉。 

濒临失传的张家武术  铁柱泉村位于铁柱泉古城东1公里处,全村42170多口人中多数姓张。这里因地处荒原,当年村里张姓族人为抵御外敌,几乎家家练功习武。20世纪三四十年代,各家都会些武术招式。张家武术在特有地理、历史和人文环境中形成浓郁的地域特点和武术流派,是宁夏民间武术中的珍品。 

张家武术能追溯到明代张潘龙、张潘凤、张潘虎三个太祖爷。清光绪年间,有一位名叫张科的后生融各家武术之长,开始将张家武术发扬光大。他刻苦习武,武艺超群,是有据可考的张家武术传人。张科曾带长子张万魁在灵州、吴忠等地摆擂台,使张家武术名噪一时,周边村庄一些人都慕名前来学习。

 

 

 

 

 

 

2010年,据张科之孙、84岁的张发老人介绍,张家祖传武术以棍术为主,辅以鞭术、刀术、拳术等。张家单头十八模子棍为母子棍系,棍用一头,兼含枪法,体系完整成熟,是西北单头棍法的重要流派之一。 

张氏族人张旭说,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因各家都忙于生计,习武传统慢慢被淡化,如今在全村人中会祖传武术者寥寥无几,张家武术逐渐淡出历史舞台,濒临绝迹。

 

 

 

 

 

沧海桑田,500年岁月弹指一挥间,曾经辉煌的铁柱泉如今人去城空。初夏时节,夕阳的余辉撒向荒野一棵长满黄苔的老柳树,牧归的羊群匆忙返回,古老的老柳树来临后变得格外宁静

 

 

 

 

 

 

 

 

 

 

 

 

 

 

 

 

 

 

 

 

 

 

 

 

 

 

 

 

据说康熙访宁夏时曾来到铁柱泉城边,他看到一个放羊倌用粗壮锋利的芨芨草当锥子锥鞋底,很是惊讶。康熙在沙窝井烤火时,柴火旺而炽。到了灵武白土岗后,康熙肚中饥饿,吃了一碗村妇做的炒揪面,感觉特别好吃。康熙总结说:“白土岗的揪面,沙窝井的柴,铁柱泉的芨芨能。”至今在灵武、盐池一带,还流传着这句顺口溜。